危机下制造业的转型与升级,推动纺企

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九届亚布力年会于2009年2月8日至10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大变局时代下的中国企业。9日下午,奥康集团总裁王振滔和李宁体育用品有限公司CEO张志勇等几位国内知名制造业的巨头共同参加了“大变局时代,中国制造业如何实现转型与升级”的主题论坛。

金融危机的冲击让浙江民营企业快速完成了一个“凤凰涅槃”的过程。

论坛主要讨论:大变局时代,中国是否真的出现了经济危机?众多中小企业纷纷破产,制造业发展出现了瓶颈,其原因究竟是什么?面对金融风暴,制造业的现状是什么?面对现在的经济形势,中国制造型企业如何实现转型与升级?

“奥康没有裁员,也没有降薪。”浙江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说,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该公司专门设立了“成本处”,分别对皮料、线、胶水和辅材的用量制订标准。此外,奥康还重整了生产流程,将所有生产环节集中在一个车间完成,并避免了高峰时间的用电。这样,奥康“生产一双鞋可节省成本1%,预计每年可节约1000万元”。

奥康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振滔参加完亚布力年会,针对制造业转型与升级的若干问题,他的思维没有止步于短短半天的主题论坛,在返程途中,他给出了系统的、让人耳目一新的说法。

“出口值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26.35%。”5月25日,王振滔对记者表示,尽管一季度温州鞋出口货值比去年同期下降0.59%,但在温州,包括奥康在内的一些品牌鞋企出口量却在逆势上扬,“海关等政府部门的大力扶持,加快了企业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使得企业出口之路越走越宽”。

“产业危机”不同于“泡沫危机”

不仅仅是奥康,浙江省统计局日前公布的一个分析报告指出,浙江私营外贸企业近期表现不俗,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行情趋好,有可能带动浙江制造业率先止跌回升,“浙江外贸尤其是出口有望先于全国复苏。”

新中国成立后,满目疮痍,百废具兴,生产、生活资料严重短缺,整个市场几乎没有生产、没有分配、没有交换和没有消费,那时中国的处境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危机。王振滔的思维是从建国时的经济危机开始的。

浙江企业的“海外大抄底”也给浙江经济复苏增添了不少筹码。记者从浙江省商务厅获悉,继去年境外投资总额首次突破9亿美元后,今年一季度,浙江省境外投资总额达3亿美元,同比增长44%,浙籍资本成汹涌外溢之态,“直接助推了浙江的产业升级”。

60年过去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中国经济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并不是经济危机。那是什么呢?王振滔认为这只是中国制造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混沌局面,或称“产业危机”。

积极的信号

他说,恐怖来源于无知,不妨试着将当前存在的若干经济问题简单化,简化后的“经济活动”即指社会物质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活动的统称。他进一步表示,存在整体意义上的从生产到消费的系列活动,就不存在经济危机。

浙江显然是金融危机中受冲击最大的省份之一。根据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全省生产总值为463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4%,大大低于全国的6.1%。而此前,浙江生产总值已经连续18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

不管是生产大于消费,还是消费大于生产,经过市场杠杆的作用,分配和交换都将有序进行下去,市场会归于平稳,经济会趋于增长,人们的生活状态将有实质性的改善,王振滔追本溯源。

面对上述形势,浙江省统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杰曾表示,浙江经济形势“依然严峻,仍面临较大困难”。

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近日将当前的全球经济局面比喻为1837年、1873年和1929年的市场状况。王振滔说,在美国暴发的“金融危机”确实已经演变成了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而罪魁祸首是“泡沫经济”。

不过,形势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根据最新出炉的外贸数据,1~4月份,浙江出口、进口降幅均小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浙江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表现趋好。3月份,该省服装、鞋类及塑料制品等有较强市场竞争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表现良好,当月出口分别达到13.3亿、2.9亿和1.7亿美元,分别比上年同月增长23.5%、23%和21.9%。

什么叫泡沫经济?根据《辞海》的解读,即虚拟资本过度增长,与之相关的交易持续膨胀,并日益脱离实物资本的增长和实业部门的成长。“泡沫经济”寓于金融投机,造成社会经济的虚假繁荣。

“企业自身的努力,加上国际市场的刚性需求,我们能看到,浙江的工业经济已经开始在复苏。”中国市场学会常务理事范晓屏对记者表示,国际市场对中低端产品特别是家用消费品的需求稳健增长,这使得浙江纺织、家电、家具、小五金等传统行业释放出复苏的积极信号。

王振滔说,在这种虚假的经济市场背后,没有实质性的生产,只有极少数投机者的不公平分配和个别人的疯狂敛财,这从根本上扰乱了经济活动的正常运行,而最终酿成害人害己的“经济危机”。

中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的一组数据也佐证了上述说法:4月份,金华海关共接受小商品报关单2.8万票,监管小商品出口集装箱5.1万标箱,环比分别增长3.3%和4.5%。当月义乌小商品城景气指数回升到1044点,环比上涨19个点。

与西方世界不同,即便2008年没有暴发资本主义世界的“金融危机”,中国制造业迫切需要升级转型的“产业危机”已经来临。王振滔说,2008年上半年,因为土地成本上升、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等系列问题,已经引发了中国制造业亟需转型升级的激烈探讨。

在全球著名的袜子生产基地浙江省诸暨市大唐镇,最新的数据显示,在取消针对袜子的出口配额之后,今年仅该镇袜业出口企业就增加33家;杭州市政府发放的旅游消费券效果开始显现,一季度全市实现旅游总收入约160亿元,同比增长12.1%。

一些中小企业倒闭是必然加偶然

政府“推手”升级

其一,制造业转型升级,一些中小企业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要求,固步自封,倒闭是情理之中不可避免的。这部分中小企业的死亡可以归结为“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不足为奇,亦不足为惜。

“就算没有金融危机,浙江一些地方的产业危机可能也会发生。”王振滔说,浙江的一些企业规模较小,行业产能过剩,出口增长以数量为主,整体利润率低,出口市场过于集中,易引发贸易摩擦。他认为,“这就需要政府引导,进行转型升级。”

只是还应看到,除了这种必然的淘汰,还有一些偶然的不可忽视的因素在中小企业的倒闭过程中起了催化作用,即产业转型升级中“狮子吃老虎”的竞争态势。一些准狮子为了能够成为吃掉老虎的狮子,通过各种方法“吃掉”了一批中小企业。

事实上,浙江已经在改变对民营经济“无为而治”的思路,力推企业进行转型升级。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此前对记者表示,浙江省从去年就开始调研,8月份集中开展了组织学习会,进行了研究,“9月份召开了常委会对这项工作进行了部署”。

其二,“强强竞争”中出现因战略需要而“亏空”抢地盘、掠资源,这不经意间使得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每况愈下。其三,中小企业出现困难后,总是想方设法将困难转嫁给员工,比如克扣工资、增加工时等,这使得企业人心涣散,人才流失,而最终病入膏肓,成不治之症。

“实际上就是怎样实施自主创新的行动计划,实施产品标准化和品牌战略,加快推进这几十个重大的公共项目的进展等等。”赵洪祝说,该省在一些研发领域里面特别是战略研究院的议程也提上来了,比如或许在杭州附近打造一个“科技城”,以此推动企业的产业升级。

尽管中小企业腹背受敌,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消亡。王振滔分析说,首先,中小企业有其生长和发展的土壤,有符合其产品定位的的目标消费群。再者,中小企业也吸收了大批优秀人才,只要充分挖掘潜力,中小企业就有生存下去、发展壮大的希望。

浙江官方对企业出口的推动和海外收购的鼓励,更是暗含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使命与愿景。王振滔介绍,温州海关针对该企业的出口,设计了一份个性化服务方案:优先办理加工贸易等通关手续,与企业交流商品和市场信息,提供鞋类出口统计信息和相关分析,协助企业开展市场分析;做好政策服务,协助企业开展反倾销应诉和调查等。

此外,很少有一家大企业能独撑门面的,一家大企业往往会带动若干供应商、加盟商的联动发展,最后“强强争斗”到一定时期总有一方支持不住而倒下,倒下去的大企业会留下一大片市场空白,这是中小企业发展的新机会。

王振滔认为,这样的政策扶持,企业的出口“不扩大都难”,这必然也使得“工业经济进一步回暖”,浙江经济“复苏可期”。

制造业转危为机加快转型步伐

在“走出去”方面,浙江省已经出现新突破——仅在台州,今年一季度,就有吉利集团以香港上市公司名义出资9000万澳元成功收购了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DSI自动变速器公司;浙江华海药业在美国的研发中心增资300万美元;浙江好兄弟鞋业在俄罗斯增资860万美元;浙江温岭富岭塑胶在美国投资800万美元设立研发产销及仓储等项目。

王振滔总结到,综上所述,不管是国外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还是国内的产业危机,所谓“祸兮福所依”,正是这些危机,在促成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在优化中国资源、能源的消费结构,也在促使中国加快新农村建设。

“突破”还在继续,记者了解到,浙江省近期将出台支持和扩大浙江省企业海外并购的指导意见,加快建设俄罗斯乌苏里斯克、泰国罗勇、越南龙江等国家级工业园区,并在海外为浙江企业打造更多的集群式境外投资平台。

面对危机,中国制造业惟有从头到脚的细细规划加策划,和全面实施“科技创新”的发展战略,才能顺利完成产业转型和升级,突破产业发展瓶颈,走出产业发展困境。

在温州,根据新出台的《温州市2009年度鼓励开放型经济发展若干扶持措施》,该市将安排1.5亿元财政资金扶持民企“走出去”,并将争取试行境外放款改革及个人境外投资试点,拓宽企业“走出去”遇到的资金瓶颈。

面对危机,中国制造业或将倒下一批企业,从眼下来看,是减少了就业机会,也减少了繁荣市场的活力因子,但这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减少不必要的损耗和降低社会生产成本,更多优秀的制造业将择日而生,新的就业机会也将随之而来。

“经济结构已经在调整。”范晓屏举例说,2月份以来,浙江黑色冶炼、有色金属、石油加工等耗电大户产值都有明显下降,而与此相反,一些耗能较低的轻工业如纺织、服装甚至是第三产业等,用电量有所增加,“浙江经济有望在全国率先企稳”。

面对危机,中国制造业将迫使一些农民工返乡,这些在城里待了较长一段时间的农民工,或多或少会将一些先进的生产理念和经营思路带回家乡,在当地政府的引导和整合下,中国的新农村建设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的农村市场也将由此而被拓展和深挖,中国制造业也将从中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多方政策力推之下,浙江企业家也开始重振信心。根据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一季度,浙江企业家信心指数出现探底回升,达97.9,比去年四季度回升9.1点,是去年大幅回落后首次出现回升。

本文由平特三连肖免费公开发布于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转载请注明出处:危机下制造业的转型与升级,推动纺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